联系方式

联系人:朱成爱

电 话:(022)60215658 60215526

手 机:13212121701

邮 箱:zca_319@163.cm

地 址:天津市红旗南路延长线天津理工大学主校区25号楼403室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新闻详情

1976年9月9日杂忆


2016-09-08 尹贻林



197699日,毛主席逝世了。那一天我受知青点的委托到湘乡县城城关镇购买蔬菜,行至县城广场时,忽然高音喇叭放起了奇怪的音乐(后来才知道是哀乐)。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播音员用那个年代独特的音调播诵: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国务院、全国人大常委会、全国政协向全国人民沉痛地宣告:伟大的革命导师……毛泽东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逝世!


毛主席逝世

我听到这心里一激灵,文化大革命要结束了!我的决策可能失误了!我两个月前刚作了一个决定命运的决策(当时不会说决策):放弃了被推荐上大学的机会,宁愿再在湘乡县新研公社向红大队继续劳动,等待被推荐招工的时机。因为当时陈永贵副总理(大寨的农村干部)和吴桂贤副总理(陕西咸阳纺纱厂的劳模)提出上大学贯彻“哪来哪去”的政策。现在,毛主席逝世了,这两个工农干部肯定下台,那这个政策肯定推翻,我岂不是失策!后来铺天盖地的追悼活动打断了我的思绪,再也不敢想个人的事情,转而考虑文革结束后,中国走什么道路,会不会资本主义复辟,人民遭二茬罪,受二遍苦的问题了。

文化大革命结束

一个月后,追悼活动基本结束。十月金秋传来粉碎四人帮的消息,没有什么兴奋!兴奋地是那些“走资派”和各种名人名家。但是县城开始演传统花鼓戏《包青天》,过去的黄色小段“刘海砍樵”在大街小巷唱开了。后来高中补课的夜校也开始招生了,我凭一本《数理化基础知识》和平时善思善学的童子功参加全国统一高考,以412分(5门课500分满分)的成绩被天津大学化工系录取。报到那天遇到了下乡时向红大队的女团支部书记,原来当年我放弃的机会她抓住了。她上的是天津大学化工系金属物理专业(后改为核化工专业),我上的是基本有机化工专业。她被称为“工农兵学员”,我被称为“大学生”。自此,我走上了新的道路,1981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坚定的毛泽东思想的拥护者。

成功粉碎四人帮


动乱过后,投入学习


1978年-1982年我就读的天津大学




补记:后来我总在琢磨,为什么我在一个小山村,远离政治中心近两千公里一听到毛主席逝世的消息后马上意识到文化大革命要结束了;为什么粉碎四人帮我不兴奋(因为我早料到王张姚要倒,但没想到江青也倒了);为什么四人帮一倒我马上拿起书本准备高考!应该是敏锐的洞察力起作用,从那时起我就具有把碎片化的信息整合起来的能力(DlKA模型的魔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