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联系人:朱成爱

电 话:(022)60215658 60215526

手 机:13212121701

邮 箱:zca_319@163.cm

地 址:天津市红旗南路延长线天津理工大学主校区25号楼403室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新闻详情

徐大图教授与中国造价工程师(五)


2016-05-23 尹贻林

点击上方蓝字,即可关注。


  写在前面:此系列纪念文章引起好多故人新友兴趣,但涉及今人今事越来越敏感,有人劝我封笔,但骨骾在喉,不吐不快!温故知新是我惟一的意图。  


  中国工程造价咨询产业和造价工程师执业资格制度的发展绝对不是一帆风顺的,天津大学工程造价学科的建设也是充满艰辛的。有工管系的教授跟大图拍桌子,一个中专办的专业,我们重点大学怎能有它容身之地!为了发展这个学科,大图是否动用了高层的力量不得而知,大图也讳莫如深。我第六感告诉自己,肯定有某高层的力量帮助了我们这个赖以安身立命的学科。


  1990年大学招生季一个晚上,徐大图教授给我家打电话:“小尹,有任务!明天你去北京市大兴宾馆把小平同志的外孙女招回来。” 当时我离大图家就隔一栋楼,马上过去,他面授机宜。原来,小平同志的外孙女小冉(化名,科技部邓副部长之女)第一志愿报清华大学差一分未能录取,其舅邓朴方同志找到大图问第二志愿天津大学能否录取。邓朴方同志的担心是有道理的,当时的天津大学是一律不要第二志愿生的。但是经大图游说,天津大学有关方面同意录取。但是学校不愿表现得太积极,遂决定由技经系派干员作为特派招生人员增补进北京招生组(当时招生是大学派出招生组赴各地招生的),大图选定了我。我一到大兴宾馆就直接找北京招生办表明天津大学可以要第二志愿落榜生,但只要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的落榜且第二志愿报天津大学的(这是学校给我的授权)。北京市招生办很高兴,马上投档,我挑出该生档案录取到技术经济专业(当然其他人也录了但不归我管),遂回校向大图复命。他不动声色对我说:“党委决定由你做该生大学四年的联系人!”

 前左六依次为:印邦彦教授、顾培亮教授、刘豹教授、李光泉校长、王玉林副校长、李全生副书记、徐大图教授、高紫光教授、虞和锡教授,二排中王媛教授,前排右二尹贻林教授。

  为加强对1990级本科生的工作,技经系决定抽调干练的王媛做年级辅导员,1991年初我任副系主任后直接分管该年级。该年级人才济济,在校期间各方面均十分出色,叶俊明同学一直坚持技术经济工作,至今我们仍然联系。2000年8月底天津大学迎新,那时的大学校长和系主任很清高,谁也不出面迎接小冉(明知道有高级别的官员送到学校),校系两级指定由我出面迎接,大图细心地交待我带个鎯头帮她支蚊帐。那天下午大雨,我在七里台校门迎侯,裤子湿透了,好容易到了。车队浩荡地开到六里台40斋,后勤部门把她分到三楼冲楼梯的阴面房间,还是个上铺。我刚要施展,那容我上阵,几个中残联的领导早已钉好。

  1990年适逢“89”动乱一周年,局势不稳。天津大学七里台校门每周六下午四时总停一辆挂甲A牌照(总参)的白色佳美轿车,每周一早上7:30又会出现。党委保卫部有点狐疑,反映到党委领导,杨渝钦书记打电话让大图问问该生是不是接送她的。大图说甭问肯定是,但为什么汽车不开进校园呢,大图说官越大越注意影响。后来我问了,该生说是,她告诉我以后让车停远一点。

1994年,天津大学筹备百年校庆,杨渝钦书记让大图问问小冉能否请她爷爷给天大题辞,大图不从,说我一教授怎好求学生!杨书记只好打电话给我,让我问。我从命,但她正色告诉我:“我爷爷不让我们带材料带信,都要通过王叔叔。”我回复杨渝钦同志,书记说那就算了。


天津大学百年校庆


  我一直认为大图为了中国的工程造价学科有时真能上达天听,否则很难解释他39岁在1980年代就能当985百年老校的系主任,并且是天津大学党委决定新成立一个系让他长系(那时只有八九个系)。2007年两会期间,大图让我出席一个私人宴会,宴请他北大的同学,此君在贵州做过胡锦涛同志(曾任贵州省委书记)秘书,时任贵州省委副秘书长。席间忆起胡锦涛同志的趣事轶闻我们开怀大笑之余衷心佩服领袖风范。一次我陪大图去内蒙古建设厅公干,他跟我打赌:“小尹,你信不信我推开每扇门都会有人叫徐老师。”我当然信,内蒙古建设厅后来四个副厅长都是大图的学生。


尹贻林教授接过奥运火炬继续前行


  但徐大图教授铮铮风骨也让人凛然动容!到底是北京大学的学生,北大提倡理性的批判精神,大图绝对践行了此精神。1992年某日,我作为天津大学技经系副主任出席校长主持的一次工作会议,李光泉校长在会上点名批评技术经济与系统工程系和另外几个系在学生的考试改卷中放水,轻易让学生获得好成绩,与天津大学实事求是校训和严谨治学、严格要求的“双严”方针不符。我觉得兹事体大,不敢耽误马上回系向大图作了汇报,大图听完又看了我做的笔记,勃然大怒!操起电话给校党委书记杨渝钦同志提抗议:“李校长未作调查研究,视技术经济系广大师生奋力拼搏取得显著成绩于无物,武断批评技术经济系,是对我系广大师生的巨大伤害。我向党委郑重反映,敦促李光泉同志向我们道歉。” 后来杨渝钦同志专程到技经系座谈,妥善解决了此事。现在,李校长光泉教授,徐主任大图教授均已辞世,相信九泉之下他们肯定冰释前嫌握手言欢了。因为他们都是为了各自事业,因使命而不敢乡愿,校长是为天津大学的校风校纪直言敢怒,系主任是为了维护本系的学术荣誉而抗争。他们都是值得我们后辈敬重的“先生”!


天津大学李光泉校长

大图教授很不幸,他从不抽烟却罹患肺癌,辞世时才51岁,天妒英才,英年早逝,“出师未捷身先死 ,长使英雄泪满襟”;大图教授很幸运,39岁任天津大学技术经济与系统工程系系主任,创建并发展了中国的工程造价学科,名满天下。中国工程造价学科很不幸,失去了一个学富五车,上达天听,老成谋业,兢兢业业的带头人;中国工程造价学科很幸运,有徐大图教授奠基,抓住了中华民族腾飞䠇起的历史机遇,不断发展壮大,即将成为一个产值超千亿元的大产业!


让我们中国的造价工程师记住徐大图教授!




长按图中二维码,点击识别,即可关注!

欢迎大家关注与推广,希望我们共同分享、一起传递,携手走向工程造价咨询的前沿。我们会不断努力!因为有您的加入,我们的内容会更丰富、更精彩!

注:对于本库原创作品,如需转载,请注明出自“IPPCE造价智库”。